会员福利社

会员福利社

 再服一剂,神识转清。[按]:本例属中医“热痹”范畴。

”指出了营与卫性质不同,故功能和分布也不同。例二亦胃痛,但兼全身虚寒,辨证为肾阳大虚,以四逆汤等方回阳祛寒而愈。

但两者之间是相互为用,不可分割的,正如张景岳所说:“卫主气而在外.然亦何尝无血,营主血而在内,然亦何尝无气。小柴胡汤乃和解少阳之方,其所以误者,因惑于发热、呕吐,未注意尚有太阳表证之头痛、恶寒、阳明之下利也。

”指出了元气和营卫乃人之根本,营卫和平,则外邪难犯。”临证时宜把握阴阳,权衡利弊。

服至五剂,脚已能立,且能行走,皮肉渐充.毛发爪甲均转润泽,心悸失眠已除,饮食增进,病情遂逐渐好转而康复。二诊:药后烦渴、发热减轻,脉由洪大转弦细,舌苔微薄,尚有口渴、心烦、微热。

如“卫气失司”,临床就产生风邪伤卫的太阳表虚有汗的桂枝汤证。若疹靥后,久咳不止,系肺阴不足,胃阴大虚,余用于姜甘草汤(干姜改用炮姜)加天冬、五味子、白蜜,润肺燥,养胃阴,使肺燥得润,胃阴得养,则肺胃之气自降。

Leave a Reply